说唱圈被曝出黑料的rapper有很多但我从未见过如此恬不知耻的人

  • 时间:2022-08-05 09:51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一周之前,两则不雅视频让整个中文说唱圈再次以负面形象“出圈”。当时我们第一时间报道了此事,并且着重突出赞扬了八英里主理人夜楠快速而准确的处理方式。最终,夜楠方面向公安机关汇报了此事,并且与三位涉事艺人解约。

 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面前,涉事的LeyonB、达芬奇和万六三人陆续发布了各自的道歉声明。但值得玩味的是,其中万六的道歉并不是他本人的道歉,而是由他的母亲道歉。

  在道歉声明中,LeyonB表示“我会离开大家的视线”,达芬奇表示“达芬奇不会再出现了”,都有比较明确的退圈意向表达。唯独万六母亲的道歉声明中并没有提到出现与否。

  也许正是这些没有出现的表述埋下了伏笔,昨天,三位涉事艺人都清空了微博,道歉的微博也随之消失了。不过,能看到达芬奇和LeyonB的头像还是黑色的,达芬奇的个人简介中也表达了歉意。

  而今天,万六在抖音平台现身,现实发布了一则视频,赫然写着“Restart(重启)”。

  然后又有一则题为“看社交软件评论的我”的视频,视频中万六全程露脸,并摆出了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。

  这句话我怎么听怎么耳熟,后来一想,是去年《说唱听我的》里面,秃子2z对小鬼说的:“我真不在乎你说什么,你可能听得太少了”。

  不知道万六说这句话有没有受到秃子的启发,但是秃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着作为一个underground rapper的自信和傲气的,而万六自信和傲气的资本在哪儿,我想不出来。

  目前,万六又把抖音的所有内容给清空了, 这个史上最快复出同时也成了史上最短复出。

  众所周知,在2017年爆火出圈后,中文说唱圈总是隔三差五就被爆出黑料,随之而来的就是相关人士的道歉。从最早的PG One夜宿门事件到最近的陈令韬情感纠纷,一次次的道歉除了震动圈子之外,还往往都能冲上热搜,成为大众的笑谈。

  最早发生、也是影响力最巨大最深远的一次道歉,是PG One为夜宿门事件的道歉,几乎每句话都成为了梗。

  其中那句“这我亮哥,这我嫂子”更是堪称典中典,引得昔日的兄弟贝贝都要化用一番来内涵PG One。根据事情的后续发展来看,PG One的确跟李小璐有了不正当关系,这次道歉中所说的“当哥哥嫂子一样的相处”、“没太避嫌”自然也就相当可笑了。

  这次道歉同样没有什么网友买账,不仅Buzzy出了一首《可能黑人文化还真不是你想的那样》来内涵PG One,甚至不少海外媒体都注意到了PG One的言论,纷纷对他进行批判。歌词事件也直接导致了文化部门对嘻哈文化的严格审查管控,无数演出停办、歌曲下架。

  PG One最近一次道歉,是在他新专辑的先行单曲之一《Kill The One》中。

  我们只截取了一句歌词,但实际上这首歌的整个Verse 1都是借他人口吻对自己犯的错误的批判。本来这首歌能够取得不错的效果,但后面一句“想问《圣诞夜》和《超社会》哪一首更可怕”又让PG One显得诚意不足了。

  综合来说,PG One应该是这些年说唱圈里道歉最多的人,但同样不想原谅他、厌恶他所作所为的人也是说唱圈里最多的。如果要从这几次道歉里找原因,可能问题就出在每次的道歉都不够诚恳、避重就轻,才会让人不想原谅他。

  相比于PG One插足别人感情,JD属于玩了反向的操作,在一段婚姻之中选择了出轨。由于此前一直在经营的是顾家好男人、好爸爸的形象,JD的负面新闻一出几乎是把他的人设摧毁得一干二净。

  不同于PG One的《Kill The One》发布距离他事发有些年头,JD的《Criminal》在他事发之后的几天就发布了,并且歌词内容反思得比较彻底,也没有扯到其他人。不过,JD在微博上的表现显得情绪失控。

  今年,JD低调地复出了,这并没有泛起什么水花,他也并没有能恢复往日的自信和孤傲。

  有时,rapper在道歉之前会保持一段时间的嘴硬,或者找别的借口来搪塞,Ice Proud张子豪和3Bangz甚至吴亦凡,都能算是这方面的代表。

  3Bangz在无底线玩梗吴亦凡之后,则是硬找了一个忘记切号的借口。网友们显然把这个截图下来了,这让3Bangz随后的道歉显得很苍白无力。

  凑巧的是,吴亦凡也是找借口和搪塞的行家里手。在都美竹首次爆料他的时候,他表示自己只是被娱乐了,企图掩盖犯罪事实。然而谁也想不到,仅仅一个月后,吴亦凡就沦为了阶下囚。

  当然,也有像Ice Proud一样硬气,并且硬气到底的,此人就是OG大狗。当年他被曝出性骚扰的丑闻,但他的回应就非常坚定,此事最后也不了了之,大狗没有被抓,说明他至少在法律层面是清白的。

  同样涉及了吴亦凡相关事件的,还有新科冠军Capper。今年夏天,他一则2017年在几场掌掴吴亦凡人形立牌的老视频突然被翻出来,引起了吴亦凡粉丝的强烈不满。

  但是在他的夺冠曲目《衔尾蛇》中,提到了“有时候被迫道歉”,疑似是在表达这次的道歉是被迫的。平心而论,这种行为确实就跟Capper所说的一样,“为了自以为是的幽默感”,幼稚成分居多。2017年的Capper甚至还没成年,做出一些不成熟的举动确实也情有可原。

  既然提到了Capper,也应该提一下和他一起参加《少年说唱企划》的小口酥。小口酥的问题属实不小,辱女、抄袭、家暴、出轨、骗炮,一大波的证据攻势下,他也只能选择退赛,并且发布自己的道歉。

  还有一位与Capper相关的人物,今年也不止一次地惹上争议,那就是他的亲密战友乃万。

  乃万的第一次争议来源于她在音乐节上说“宽容理解心爱的男孩”,这句话被极端女权抓住不放,她们在微博、豆瓣等平台上对乃万展开了恶毒的攻击,但乃万面对这些压力选择了不低头。

  不过在另一起争议中,乃万倒是很快就乖乖认错了,因为在电影院盗摄画面确实是公认的不文明行为。

  说起近两年的道歉大户,2020年当属活死人,2021年则当属Free-Out。在2020年春天,福克斯事件持续发酵,最后福克斯迫于压力,在直播中公开道歉。

  然而由于拖的时间实在太久,大众普遍认为他缺乏诚意,福克斯的口碑也就此崩塌。

  2020年秋天,活死人主理人法老因为感情纠葛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,他先是写了小作文全面回顾自己的感情史来自证清白。

  随后又在生日当天再一次致歉。从两次的评论中能够看出,对于法老的道歉态度,大众还是比较认可的。

  2021年年初,Free-Out的大将高天佐被爆料约炮,他五年前曾经进过局子被判缓刑的旧闻也被翻了出来。对此,高天佐的回应和道歉都非常恳切且及时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高天佐也提到了“再见”。最终,他在农历新年,也就是事发一个月后的二月中旬后再度回归微博。对比万六的8天,一个月算不上久,但也足够体现高天佐的反思了。

  2021年5月,光光的一系列黑料在豆瓣大肆传播,最终引起了整个说唱圈的关注。在重压之下,光光发布了自己的道歉声明,他宣布退出厂牌并且不再担任主理人。内容中,既有诚恳的道歉,也有对造谣诽谤的回击。

  不过在道歉后,光光确实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微博上。仅有的两次发博,一是在Free-Out的成员早安夺冠时,发了一条只有表情的微博;二是为了宣传自己的新EP。如此看来,光光倒也对得起自己“低调王”的AKA了。

  最后我们要说的两位道歉者,都是和主流女艺人扯上了关系。一是热度高涨的姜云升,他宣布和鞠婧祎合作后没几天,就被扒出曾经在Freestyle Battle的直播中开过黄腔,对鞠婧祎有侮辱之嫌。

  姜云升也是第一时间进行了道歉。从态度来看,还是比较恳切的,而且不同于很多别的情况,姜云升这属于可以直接和本人道歉进行化解的,他发微博更多是给双方粉丝一个交代。

  另一位和主流女艺人扯上关系的,自然就是陈令韬了。但是陈令韬的操作,应该算得上是以上所有人里最离谱的了,事发之后第一时间居然是在微博上留了一封遗书。在确认无恙之后,又发了一则让人难以捉摸意思的道歉和反思。

  巧合的是,近两天陈令韬也在音乐平台上复出了。不过相比之下,陈令韬毕竟是情感纠纷,也没有说要退圈之类的话,他的复出至少比万六更让人理解一些。

  看了这么多rapper的道歉,我们可以发现,几乎没有人会在道歉后仅仅八天里就复出,也几乎没有人会硬气到底,除非自己真的一点问题没有。而万六在视频锤得死死的情况下,居然还想玩一波史上最快复出,那我可以大胆地说一句:人民群众是不会同意的!